当前位置:主页 > V悦生活 >《我是布莱克》:我是布莱克,不多也不少 >

《我是布莱克》:我是布莱克,不多也不少

《我是布莱克》:我是布莱克,不多也不少

  获得2016年坎城金棕榈奖的《我是布莱克》(I, Daniel Blake),讲述了一个个人与制度抗衡的故事,年近六十的木匠布莱克,因为一次心脏病发,被判定为无法工作,为了维持生活,他向政府申请失业津贴,没想到却因为资格不符被拒于门外,在与制度周旋的过程中,他认识了处境相似的单亲妈妈凯蒂,为了讨回公道,他们必须共同向僵化的体制与迂腐的官僚展开对抗。

  这是一个简洁有力的故事,导演肯洛区(Ken Loach)一如既往地对人道主题充满关怀,这次将焦点放在底层劳工身上,不玩弄花俏的结构或複杂的剧情,单纯以同情与批判的力量取胜,不只是故事中的背景英国,在任何一个国家,尤其今年劳工议题沸沸扬扬的台湾,大概都能引起共鸣。

《我是布莱克》:我是布莱克,不多也不少

  电影中,导演用了一个巧妙的比喻,来控诉制度杀人于无形:布莱克问凯蒂的儿子狄伦,鲨鱼和椰子哪一个杀死的人比较多,答案不是鲨鱼,而是看似无害的椰子。鲨鱼代表肉眼可见的暴政,椰子却是容易被忽略的制度,无论是永远忙线的谘询电话、永远找不到人的决策单位,或者永远「依法行政」的僵化体系,订立制度的初衷也许是良善的,但通往地狱的道路,往往就由这些被扭曲的善意铺成。

  不只是批判制度,透过布莱克邻居从中国买进原单球鞋,再到街上以店面半价出售的生意,电影也呈现了资本主义下的剥削与不公。此外,透过布莱克申请补助的过程,也点出了世代差异的问题。不会用电脑的布莱克,碰上一切都必须线上操作的申请系统,负责单位却没人愿意提供协助,他硬着头皮自己尝试,但不出所料失败告终。此外,布莱克被要求去听撰写履历的课程,但课程完全是针对年轻人设计,对连电脑都不会用的布莱克毫无助益。这些看似理所当然的改变,对上个世代却极不友善,布莱克的孤独与无助,就在这些细节中崭露无遗。

  当然布莱克也并非没遇到好人,除了同病相怜的单亲妈妈一家外,布莱克用电脑时经过的路人、负责单位的公务员和布莱克的邻居也都提供了相当的协助。然而,他人的协助毕竟有限,路人帮助他操作完某一阶段就离开了,公务员教他填表格教到一半,甚至被主管直接找去训话(因为按规定是不能这样做的),这些失效的帮助成了象徵性的缩影:社会中的不公不义天天都在发生,但人们的善意自有其侷限,就算不是被强制终止,也可能因为漫长的过程失去耐心。长期的关注是困难的,人人都能在第一次听到布莱克的遭遇时忿忿不平,但持续的关怀就有待商榷,如何不因时间减低关注,才是当代各种社会议题最需解决的问题。

《我是布莱克》:我是布莱克,不多也不少

  人是一步一步被逼上绝路的,布莱克从一开始的好声好气,到失控争执,再到直接在政府机关的外墙上喷漆,观众可以看见人如何在庞大的制度中一步步被扭曲,虽然他在墙上喷「我是丹尼尔・布莱克」,但在冰冷体制面前,他其实根本没有名字。又如同凯蒂没钱买食物,被逼得偷窃,又饿到在食物银行里像野狗般狼吞虎嚥,人的尊严很容易就被剥夺。即使是看似天真的狄伦,也已经因为被长期忽视,发展出「从没人听他说话,所以他也不听别人说话。」的消极态度。

  导演从头到尾都不打算说一个过于美好的励志故事,即使最后出现了转机,电影仍以残酷的悲观作结。布莱克死于心脏病发,这是一个赚人热泪的场面,相较于让布莱克成功胜诉,这样极端的控诉或许更能撩起观众的同情╱愤怒。虽然悲情得有点用力,但布莱克的原本要在法庭上唸的信,在葬礼上借凯蒂之口唸出,却自有其积极的意义。布莱克在信中写道:「我是丹尼尔・布莱克,我是人,不是狗。我要求我的权利,要求得到尊重。我,丹尼尔・布莱克,是一个公民,并不更多,也不更少。」道尽了在底层与生活奋斗,却被制度不断羞辱的心声,没有过度的奢求,却也不以失去自尊为妥协。由凯蒂唸出这封信,似乎暗示布莱克虽然死去,但他的意志将被继承,儘管必然是漫长的争取,却是黑暗绝望中唯一能拥有的希望。

电影资讯

《我是布莱克》(I, Daniel Blake)-肯洛区(Ken Loach),2016

  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