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N漂生活 >距离好莱坞大明星最近的新闻主播-邹倩琳 >

距离好莱坞大明星最近的新闻主播-邹倩琳

邹倩琳是中天新闻台的主播,在美国念完研究所后,留在当地一家华人电视台当总机接线生,自认没什幺事业心,只想做一份安稳的工作,但英文能力极佳的她,从编译新闻开始,出色的才能为主管发掘,就这样上了主播台,回国后以美式、较为随兴的播报风格闻名,也常被电视台指派採访欧美艺人,被称为最接近好莱坞的主播。

妳被称台湾「最接近好莱坞的主播」,或许可以聊一聊妳的养成,提供有志于此年轻人一个参考?

邹:因为住在美国,90年代后期我开始跑好莱坞,当时就已经列名在电影公司的记者名单里了,只是那时候是美国国内一个华人媒体,算弱势媒体,每天跑新闻的记者就两个人,要照顾所有的路线,一个负责国台语、一个负责英语,只要是讲英文的都是我的线,必须很辛苦的敲门, fight for it,嚐尽艰苦才进入业内,现在我代表的对美国来说是国际媒体,状况就好多了。在美国最后两年,我进入主流的ABC电视台,电影公司也吓一跳这个小记者居然混到主流媒体,从此保持良好的关係,一直到回台湾成为国际媒体的记者。

好莱坞电影如何成为妳最独特的採访路线?

邹:因为我真的很喜欢电影,虽然没有科班学历也不是影评人,但因为很有兴趣,加上累积多年採访经验,有自信找到属于自己的採访方式,另外我从偶像艾伦狄珍妮身上学到很多访问技巧。

我自己是个「电视宝宝」,看遍美国所有的电视脱口秀节目,所以太熟悉美国人讲话的方式、思维逻辑、对于笑话接受的程度,开玩笑可以开到种族歧视、男女议题的哪个边界,这些是多年看脱口秀看出的心得。

这份工作的生活方式是怎样的呢?很紧凑吧?

邹:多年出国採访虽然还不到空姐的飞行哩程数,但同时要上主播台,又要配合电影公司安排的採访行程,可以说是非常的辛苦,特别是要飞欧美国家的三天两夜行程最辛苦,常常落地36小时没到就要启程回家,最惨最惨(一共重複了七次)的一次经验,是去伦敦採访李安的《绿巨人浩克》,在公司上了一整天的班后,坐夜班飞机先到曼谷,等了好几个小时再转机飞伦敦,落地时是当地下午时间,check in饭店放下行李后立刻去看试片,整个人昏昏沉沉抵抗时差,看完试片都不确定自己刚才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了,回饭店还要继续做功课上网查资料、準备访问题目⋯⋯第二天早上拖着行李先check out再去採访,访问完直接被送上飞机,在伦敦整个不超过24小时的行程,再经曼谷转机回到台北然后进公司上班。

这几年下来的採访经验,觉得好莱坞模式的电影行销有没有发生什幺变化?

邹:就是预算砍、行程砍。以前可以住两夜,现在只住一夜,以前去採访会有T恤、帽子、随身碟等小礼物,因为省钱现在都没了,宣传模式虽然还维持,但规模都缩小,还有一个最大的改变就是这样的採访安排已从欧美改去中国大陆,以前可能飞美国或欧洲(伦敦),现在都是飞北京,因为好莱坞每一个人都想进中国大陆,每个电影公司、明星前仆后继奔过去,对採访记者来说,飞北京是近多了。

最近一次採访《玩命关头7》就是在北京完成,《侏罗纪世界》也是要去北京,因为好莱坞都想进中国,不是希望拉到赞助或资金,就是希望拿到上片审批或档期,所以不只去作宣传,还会大举使用中国的演员或工作人员,例如刚举行的坎城影展、前几个星期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中国之夜Met gala,中国明星、美国明星一字排开,可以看得出来中国大陆电影圈的影响力现在有多大。

坎城影展为什幺会邀请 Angelababy、巩俐去,因为她们是国际品牌,特别是法国品牌L’Oréal的全球代言人,就算没有电影参展也能走红地毯,这就是国际品牌商业操作的结果。以坎城为例,有四种颜色的 press credential区分,一般媒体要抢破头去拿个採访证,这次新浪网的记者居然能和演职员一起进场,成为影展嘉宾一员大大方方走在红地毯上,而我们可能要在红毯边抢着递麦克风作访问。

通常参加这种国际级採访活动,媒体会被主办方限制,而且是白纸黑字条列:不能要签名、不能要求合照、不能向你代表的国家问好等等,近年来中国大陆媒体的优势已经到了可带自己的麦牌、吉祥物合照採访⋯⋯什幺都可以的地步,好莱坞这类採访,记者通常就是单身前往,拍摄都是由电影公司提供,如果问题没问好,电影公司直接剪掉不好的内容或请记者走人,我也实际见识过国际通讯社级别的大媒体因为访问很糟糕而被请走,但对来自大陆的媒体则一切好说,感觉整个好莱坞对中国市场就是一个高度期待到近乎巴结的状况。

怎幺做好採访的準备工作?

邹:我对自己採访的「本事」非常有自信,我和其他记者最大的不同,就是可以在一坐下来十五秒内立刻把你(妳)们这些大明星搞熟,因为每个记者高矮不同,入坐后还是需要微调灯光镜位换记忆卡等等準备工作,大概会有一分钟左右的尴尬时间,总不能你好我好只问大家好,绝招本事就是单刀直入的攀谈,记忆中,譬如李奥纳多利用空档哈一口烟,马上质疑他这里不是禁菸吗?大明星不敢怠慢马上回应只是电子菸而已。譬如採访冯迪索,工作人员还在为上一个香港记者留下的上片日期疑问争论不休,我就毫不犹豫切入和大家一起讨论。

碰到採访时一直打呵欠的蜘蛛女艾玛·史东,我就和她一路比谁飞得更久、旅途更累、睡眠更少,借此拉近距离降低被访问明星的戒心,比到最后因为我所有条件都更辛苦,博得了同情和配合。还有一个例子,因为资历够深,加上对美国电影的了解,採访《熟男型不型》的雷恩葛斯林时,我穿了紧身裤、球鞋和袜套,他说很喜欢这套《Flashdance》(闪舞)的袜套妆扮,我立刻反应那是80年代的电影,雷恩应该还没出生啊,如果记者资历太浅就很难顺势聊开,同时在很短的时间内建立起良好的採访关係。

採访这幺多年的好莱坞巨星,最深刻的体验就是,这些明星里没有一个是笨蛋,他们有的出口成章、有的思想成熟、有的超级好笑,几乎每个人都机智幽默,就算有的时候採访没有那幺精采,事后反省也都觉得是自己的问题问得不够好。

可以再谈谈好莱坞电影圈的产业现况?

邹:李安的《断背山》里, 希斯·莱杰 的角色本来是麦特·戴蒙的,后来用了前者,因为好莱坞对于角色的选用,谁应该演哪个角色?谁和谁一起搭配最适合?都是经过无数的数据表格化交叉分析研究的结果。美国的影剧专业报导 Variety、The Hollywood Reporter 等也常有产业相关的分析,我非常爱读,也靠累积这些专业的背景知识让工作更顺利。

以好莱坞看台湾,台湾的电影还不能达到工业的水平,而中国大陆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完成工业化的规模,不只是电影的製作成本或卖座数字,包括模仿好莱坞的产製过程,当然好莱坞也主动配合自动缴械。例如中国首富王健林的万达院线Wanda Cinema 青岛影城开幕时,李奥纳多、妮可基嫚都出席,叫谁来谁就来,现在的中国电影市场不是光有钱有势,更有策略到让好莱坞的巨星不得不低头。另外跨国合资也是一个重点,李安的新片《Billy Lynn’s Long Halftime Walk》(台译《半场无战事》,中译《比利·林恩漫长的中场休息》),中国博纳就想办法加入了SONY旗下的三星和英国Film4电影公司三方合资拍片;不过,这类的合资中,坏人很难是中国籍,倒楣的俄罗斯人又得继续扮演坏蛋了。


在中天电视台的线上平台「快点TV」(3月17日测试版上线,5月5日正式开站),就可以看到邹倩琳精彩的好莱坞巨星专访,未来更可能将所有採访全程上线(电视新闻只能剪辑片段播出)。而第一支上架的是《玩命关头7》冯迪索完整访谈,在快点TV的 YouTube频道上已经获得超过四十万点阅,「快点TV」独家内容一源多用的作法,似乎也找到了电视台新媒体新运用的新可能。

《玩命关头7》冯·迪索的完整访问


【成为重击会员】

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!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,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、讲座、电影票等专属好礼,週週抽週週送

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:http://eepurl.com/gfJSjb

距离好莱坞大明星最近的新闻主播-邹倩琳
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

距离好莱坞大明星最近的新闻主播-邹倩琳

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!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,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;更棒的是,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。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,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!11/8 快把假排好,我们一起散步去➡️ https://wwr.kktix.cc/events/2019lucfest-4gwr2a   
上一篇: 下一篇: